上海连续四年“组团式”援藏为雪域高原注入优质医疗资源

  • 时间:
  • 浏览:151

  原标题:上海连续四年“组团式”援藏为雪域高原注入优质医疗资源

  

  “上海市医疗专家走进日喀则”大型巡回诊疗日前开展,45位上海顶尖医学专家为近2000位当地百姓提供健康服务。(上海市卫健委供图)

  从2015年开始,上海已选派近300名医疗队员赴日喀则开展帮扶,上海市“组团式”援藏医疗队共向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派出四批次82位医生,在当地开展417项新技术、“传帮带”医疗骨干229人次

  每当想起女儿的小手在地图上比划上海与日喀则的距离,西藏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副院长、上海市“组团式”援藏医疗队成员龙子雯总会会心一笑。说不想家是假的,但这里有他的牵挂。

  龙子雯是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团委书记,2016年进藏时女儿才出生。如今一晃三年,他与上海援藏医生们日夜为之奋斗的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已成功建成三甲医院,当下正朝着西藏西部区域医疗中心的新目标奋进。

  近日举行的日喀则市医学珠峰论坛就是最好的证明。论坛期间,全国近300位医学专家与会;“上海市医疗专家走进日喀则”大型巡回诊疗同期开展,45位上海顶尖医学专家为近2000位当地百姓提供健康服务。

  前赴后继,接力援藏,上海医务人员将优质的医疗资源注入雪域高原,惠及越来越多藏地百姓。

  智慧医疗,打通高原就医路

  “小白,你好!”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次仁桑布对着机器人打招呼。这是一套智能移动远程医疗机器人系统,可实现远程教学查房。2岁女孩拉宗普赤好奇地望着屏幕上的张建医生。张建是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重症医学科医生,2016年参加“组团式”援藏,目前虽已回到上海,但借助“小白”延续了“藏缘”。

  “这种移动式查房在儿科试点得很好,希望未来可以进入所有科室。”日喀则市人民医院院长米玛多吉说,在上海市“组团式”援藏医疗队的帮助下,他们正朝着智慧创新型医院发展,智慧医疗的落地进一步打通雪域高原就医路。

  日喀则是西藏第二大城市,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担负着18个县(区)80万人(约占西藏总人口四分之一)的防病治病任务。

  日喀则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市人民医院党组书记,上海市“组团式”援藏医疗队队长张浩介绍,从2015年开始,上海已选派近300名医疗队员赴日喀则开展帮扶,上海市“组团式”援藏医疗队共向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派出四批次82位医生,在当地开展417项新技术、“传帮带”医疗骨干229人次。

  专科组团,因为“血浓于水”

  为让援藏医疗成果落地,上海市“组团式”援藏医疗队还提出新模式:由上海10家三甲医院与日喀则市人民医院通过“以院包科”的形式开展重点合作,极大提升了这家医院的医疗水平。

  “77岁女性患者,咳嗽、浮肿半月,血小板增多已两天。”日喀则市人民医院远程医疗影像会诊中心里,上海市“组团式”援藏医疗队成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血液科副主任医师郑宇通过视频,与上海本院的血液科主任医师吴文讨论一位患有血小板增多症的藏族农民的病情。

  郑宇身旁还有一群血液科医生,瑞金医院血液科主任李军民带来了上海市九医院、同仁医院、中医医院、宝山区中西医结合医院等“上海瑞金血液病医联体”成员单位的专家。李军民笑称,这是专科“组团式”援藏。

  “上海瑞金血液病医联体”成立于2016年,如今在全国有42家成员,包括上海10家、长三角地区苏浙皖三省22家。随着越来越多成员加入,李军民开始思考:如何进一步盘活资源,帮扶带动偏远地区血液科发展,造福更多患者。于是在对口支援道路上,他们率先迈开步伐。

  “西藏只有一个血液科,就在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李军民说,他们此番在当地举行义诊、远程会诊、带教查房以及开展珠峰论坛的血液科分论坛,就是希望越来越多的血液科专家关注当地的学科发展,也希望探索建立医联体内的规范与指南,推动区域一体化诊疗发展。

  “我们始终怀着一个信念:血浓于水。”李军民说。

  高原医学,“还有很多事要做”

  “老师,您终于来看我们了。”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内镜中心主治医师蔡明琰刚走进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两位消化内科医生王豆和索朗曲珍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五年前,王豆和索朗曲珍来到上海中山医院学习时,几乎是零基础。培训结束后,他们回到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建起了消化内镜室,开展起无痛胃肠镜检查、息肉切除、小肠营养管置入……一次次实现着日喀则医学“零的突破”。

  正是这些“从无到有”,让饱受眼动脉高压折磨的中山医院内镜中心副主任医师翁书强甘之如饴——作为上海市“组团式”援藏医疗队成员,病痛与缺氧都挡不住他的自豪,“这里的内镜中心每年接诊患者2000多人次,周边地区患者都慕名前来。”

  上海医生并不满足于现状。蔡明琰发现,当地反流性食管炎、消化性溃疡高发,但人们一听到胃镜就害怕,说明科普得跟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徐斌也发现当地百姓对乙肝等疾病的防治知识还很有限,他说,宣传健康知识、加大慢病管理力度,才能提高当地整体健康水平。

  “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市医药卫生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宁光分析,高海拔地区,低氧、低压、高寒,特殊环境给生存带来极大挑战,寻找发病机制,寻找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方式等,让高原医学成为未来研究方向,需要多部门合作与跨界研究。

  正因任重道远,必须后继有人。此次,日喀则市卫生健康委、上海市医药卫生发展基金会、上海市“组团式”援藏医疗队还共同启动了“日喀则市医药卫生人才培养资助计划”,选派日喀则优秀医务青年到上海培训。

  “无论临床诊疗还是学术交流,越来越多上海医生往来于城市与高原之间,秉持‘大卫生、大健康’理念,天涯若比邻,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党组书记黄红表示,上海将持续深入推进“组团式”援藏工作,并“以点带面”进一步辐射县、乡、村,带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整体服务能力提升,为“健康中国”战略、“一带一路”建设贡献更多上海智慧、上海力量。